铜川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锦衣书剑 第五十九章少年,永不认输!

发布时间:2019-10-13 00:20:25 编辑:笔名

锦衣书剑 第五十九章少年,永不认输!

林知白自是不知手中的千里纽是何等珍贵,他只知道他比须打败台上这位敌人。

所以林知白动了,犹如雷霆般地杀向了张灵宝。

“在背后!”

可惜的是,张灵宝早已感受到了身后的灵力波动。

把桀骜焰枪往胁下一绕到后背,刚好抵住了林知白的剑尖!

再仅凭单手的力道便把林知白挑退。

接着他再把“桀骜焰枪”饶回来,转过身子斜持着“桀骜焰枪”霸气地看着林知白。

“还不错。”

张灵宝又把枪挺起来指着林知白嚣张地扭了扭脖子道:

“但,还不够!”

还不错称赞的是林知白的反应能力,

还不够指的是仅凭这样是赢不了自己。

这句话、这个扭头动作都很嚣张,但张灵宝有资格嚣张。

他是大夏元帅的爱子、

是年仅十五岁便被封为卧虎军的中营将军、

是太微宫十二金仙之一的太羿真人的爱徒、

是金丹九转的修为!

通过刚才的比试来看,这个大秦的云郡王也不过是筑基六转的的修为。

修行每一境都分三、六、九转,这个叫林知白的和自己差上了五轮,哪怕法宝有点厉害也赢不了自己。

“修为上的差异是法宝所不能弥补的。你知道吗?不过你在这卖弄法宝,那也让你看看我的法宝——桀骜焰弓!”

张灵宝忽地一只手把枪刺地,再提起右腿把脚点在枪腰上,另外一只手做成拉弓状。

持枪的一只手又把枪头一板使枪身弯曲,

那枪竟被扳成了一把三石大弓,弓身附着无数的火焰。

虚拉的一只手又生出三支火羽火尖的箭出来

,如鹰隼般“看”向林知白。

“此箭名震天三箭,请云郡王指教。”

说完张灵宝搭箭当弦,望林知白一箭射去,响一声红光缭绕,瑞彩盘旋,火光撕天!

“戾”

哪知半空中杀出一个“程咬金”出来,有猛禽“乌非”护主心切地显出。

张开尖嘴竟生生一口吃了下去,

吃了下去不知为何眉心那一撮赤红的羽毛大了几寸。

更不知为何就飞走了,也不再顾林知白。

而张灵宝见一箭无功,复搭箭当弦再望林知白射出一箭。

林知白见箭来的疾如风、侵掠如火。

他也不敢轻对,嘴上忙念一声法决,

登时怀里便窜出一颗斗大的“东海青蛟珠”出来!

射出三十六道彩光,浮现出七十二道霞云。

彩光霞云间又生出一条青蛟出来以极快的速度缠在了箭身上。

青烟与火焰不断地交融着,滋滋作响!

青烟消!

火焰灭!

箭落地,

“咣当”!

珠掉台,

“抖抖”!

眼看两箭皆无功,张灵宝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起来。

五指在弓弦上扬了扬,右腿在地上腿了腿。

发力地把震天三箭的最后一支箭射向林知白!

箭射金光起,

“这一箭,你挡不住的!”

这一箭与先前两箭直来直往的射向林知白不同,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在空中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不断跳动着,

飘忽不定,让林知白的眼睛抓不住箭这支箭的轨迹。

电火行空,转瞬就射到了林知白身前仅仅一寸。

观礼台上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观看着,看林知白能不能避开这来势汹汹的一箭。

说时迟,那时快!

林知白抬起左手手臂在面门上挡住。

一道血注喷射而出!

鲜血总是会令人沸腾,他们都放大了瞳孔神情有些激动,却也不敢大声说出来,只因林知白是秦国的王爷,不想得罪秦国。

“果然够狠啊!”

张灵宝心中对林知白有些敬意,不过他也不会就此罢休。

把弓变回神枪,手臂上一道道赤红色的灵力传在枪身。

张灵宝猛把脚一踏踏至空中,再望林知白连点三点火枪!

竟连珠射出三道枪焰奔向林知白。

这是他的成名绝技“火焰三尖枪”,张灵宝曾奉大夏帝君之命征讨九十六路反贼,此技就染上了六十二路反贼的鲜血!

可能是染上了太多人的鲜血了,所以枪焰的红光映满了整个黄金台,真可谓是红光照太虚!

而林知白手上已无法宝,只得用上全身灵力把决浮云竖持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剑盾苦苦抵御着。

“决浮云”到底是神剑,与三道枪焰僵持了数十分钟便把三道枪焰消磨殆尽。

怎奈林知白到底是灵力不支,竟是被焰光烧得是两只手臂上的衣袖都破碎不堪。

他还不待回神,张灵宝便把手在空中一伸,手腕套的一金镯便飞至手中变大了数倍。

金光射目,此物乃是张灵宝压箱底的法宝名曰:“乾坤圈”,暂且表过不提。

张灵宝脚下再生出两道金轮,金轮名曰“骜火双轮”暗藏风火之势,明显金霞之光,乃是张灵宝昔年征讨反贼时所斩获的,也暂且表过不提。

只提张灵宝脚踏“骜火双轮”冲向林知白,再用“乾坤圈”对着林知白面门狠狠一劈!

势如开山!

力如劈竹!

林知白举剑横持抵御,哪知张灵宝见他这般,又一个鲤鱼翻身变圈为轮地踢向林知白握剑的手。

剑被一脚踢飞,张灵宝又朝着林知白的胸口狠狠一踏。

“咣当!”

“砰砰!”

剑与人几乎同时落地,林知白痛苦地抬头看向张灵宝。

“这就败了吗?”

林知白手撑着地慢悠悠地站起身子,鹰视狼顾地看着张灵宝

“不,我林知白不甘心!”

他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败了下去,他一定不能让苦心营造一种“天才少年”的形象破裂,所以他不能败!

“呀!”

林知白双眼冒出火来,整个人如同发疯地公牛撞向张灵宝。

“砰!”

一脚!

张灵宝一脚就把手无寸铁的林知白踢飞。

“云郡王,认输吧!”

张灵宝枪尖一指林知白,无限嚣张地说道。

“认输?”

“我林知白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两个字!”

林知白双眼狠厉的看着张灵宝,再次撑起身子后也不顾胸口传来的巨痛再次如同饿疯了的猛虎冲向张灵宝。

抡起拳头便欲要朝张灵宝的面门来一拳。

但有的时候结果不会因为你的坚持而发生任何改变!

张灵宝只轻轻把圈挡住林知白的拳头后,

一膝盖!

抬起膝盖就对着林知白的下巴狠狠地一撞!把林知白又一次地撞飞。

“云郡王,你还是认输吧!”

“认输?”

“我林知白不知道认输两个字怎么写”

林知白摇晃地站起身子,伸手抹了抹嘴上的血冷冷地笑道。

这一次他再也冲不起来了,只是摇摇晃晃地走向张灵宝有气无力地挥起了拳头!

张灵宝也被林知白激起了火气,伸手握住林知白的手腕猛地一拉,把林知白一个踉跄拉至胁下圈住。

另一只手又把“桀骜焰枪”变没,空出手来用手肘不断打着林知白的后背。

“你认不认输?”……

“砰砰砰!”……

“认不认输?”……

“砰砰砰!”……

“认不……”

“啊!”

哪知林知白趁他说话间心一发狠咬向他的腰间软肉。

再利用他吃痛时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

复又“啐”地把口中血肉吐出在地,两眼涣散地看着张灵宝冷冷说道:

“我林知白,死不认输!”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挂专家号多少钱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的公交路线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有哪些专家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看病贵不贵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周日有专家吗